沐月护肤网

哈昂~哈昂够了太多了动图/腹部灌满隆起jing液双性

 说话时的笃定仿佛还在昨天,可转眼间,就啪啪打脸了。
  想到这里,裴奚若瞄了瞄身旁的男人,想看看,他会不会也涌上点复杂情绪。
  
  却被好大一个沈鸣挡住了。
  
  “傅总,刚才沈董那边突然因为我们不再采用睿合科技的处理器大发雷霆,一定要看6a处理器的性能报告。”沈鸣快步上前,说话低而快,“但研发中心那边的人说,新机搭载6a处理器的测试效果很不理想,报告怕是出不来……”
  
  裴奚若没有想到,平日里看着颇为斯文、面面俱到的沈秘书,说话也可以像打/机/关/枪一样快。她脑袋里就像飘过了一群密集物理弹幕,什么也没剩下。
  
  傅展行也不知是用什么方法听清楚的,边走边道,“研发中心的负责人叫什么?”
  
  “姓徐,徐安志。”
  
  他“嗯”了声,“告诉沈董,我会亲自将报告送过去。”
  
  可6a处理器的研发是傅总一手推进的啊,送上报告不是自打自脸吗?
  沈鸣愣了下,还是如往常那般应道:“好的。”
  
  两人说到这里,似是才想到,这里还有第三个人。
  
  “没事,你们聊,”裴奚若呵呵一笑,“我打个车就走。”
  
  她一只手举着伞,另一只手里还捏着那本结婚证,当作扇子,一下一下扇着风。
  
  红底金字,在阳光下折射出一小点微光。
  
  此刻,昨夜的某个场景忽然闪回——山间岑寂,她满腹牢骚,抱怨嫁得太远,褪去白日的矫揉造作,很难得地,碰了下他的恻隐之心。
  
  傅展行稍顿,“我送你。”
  
  ---
  
  送完裴奚若去机场,宾利这才掉头往傅氏集团总部开。
  
  早在傅老爷子那辈,傅家便开始与沈家联姻,两家强强联手,彼此渗透,才铸就了如今这个繁荣兴盛的名门望族。
  
  发展至今,却逐渐有了些人心不合的迹象。
  
  今日发难的这位,沈复德——论辈分,傅展行还要叫他一声姑父。
  
  如今继承人之争短暂落幕,傅展行即将入主傅氏的消息,几乎已经飞遍集团每个角落。
  
  尤其是女孩子多的地方,讨论尤其热烈。
  
  虽说去年,傅展行就在傅氏技术部有了职位,可他极少出现在总部,大家想一睹真容也见不着——此等级别的帅哥,简直可以成为上班的动力。
  
  这下终于可以看个够了。
  
  上午十一点十分,傅展行踏入总部大门,迎来无数人或殷勤或探寻目光的同时,消息也经某个眼线传到了沈复德那里。
  
  他登门时,沈复德坐办公桌后,端的是一副山雨欲来的派头。
  
  傅展行一身温和气质,气势却并不减,略低了下头,“姑父。”
  
  “你还叫我一声姑父,”沈复德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从扶手椅上站起来,“我问你,为什么不再跟睿合科技合作?”
  
  傅氏集团旗下的智能手机品牌,早已深入市场。原先大部分处理器都由睿合科技提供,却在傅展行逐步接手傅氏业务时,第一个被推翻。
  
  “因为傅氏已经有了自研能力,”傅展行不紧不慢,“一味靠外部公司,主导权永远到不了自己手上。一旦处理器供应被掐断,整条生产链都要作废。”
  
  “大道理谁不知道?研发一款处理器动辄十几亿,有这钱投什么不好?授权费、专利费,哪笔不是钱?研发也不是那么好做的,”沈复德冷冷看了他一眼,“就算风展科技在你手上活了,也别忘了,送一颗卫星上去,背后有多少颗没上的!”
  
  “没上天的星?”傅展行轻顿了下,似是终于理解他的话意,“姑父是说论证星?”
  
  沈复德早年也试图让风展科技起死回生,怎会不懂论证和实际发射的差别——论证星,那是本就停留在理论阶段的卫星,当然不用发射上天。
  
  这小子,是在偷换概念。沈复德一声冷哼,干脆把话挑明,“我说的是发射失败的卫星。”
  
  卫星造价何其高昂,坠毁一颗,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资金就全数打了水漂。
  
  “是零。”
  
  “什么?”沈复德皱起眉头。
  
  “我接手这几年,发射失败的卫星,数量是零。”傅展行将话意说得更明确了些。
  
  而且,也不知他是故意,还是为求话语的准确性——强调了是他接手的这几年,就不免让人联想到,风展科技早年在沈复德手上时,屡次失败的记录。
  
  沈复德很显然就往这方面想去了,登时面露愠色,“傅展行!我看你是傲得不得了了!”
  
  秘书刚准备送茶进来,被这声吼吓得手一颤,茶水泼在了当场。她立即收拾完,大气也不敢出地撤退。
  
  这个小插曲,倒是让怒火上头的沈复德冷静了下来。
  他不耐地敲了敲桌子,“6a处理器的性能报告呢?”
  
  傅展行将一份文件放在桌上。
  
  沈复德心浮气躁,草草翻了几页,脱口道,“不对。”
  
  “什么不对?”
  
  跟他之前看到的版本不一样,少了好几个问题数据。
  沈复德刚想开口,突然反应过来,差点惊出一身冷汗。
  
  幸好,眼前有个眼熟的错误数据,他伸手一指,圆上了自己的话,“你看,这个数据根本不符合常理。”
  
  “是么,”傅展行点了点头,“不愧是姑父。”
  
  沈复德一时摸不清他这话从何而来,就听见了他的下一句——
  
  “还没看过报告,就知道,会出问题的数据在哪一页。”
  
  ---
  
  近日来,傅氏集团内,流传着这样一个小道消息。
  
  沈复德串通研发中心负责人徐安志,故意作假性能报告,阻碍6a处理器的研发,正在接受监事会的调查。
  
  据说,是太子爷亲自出手,将人拉下的马。
  
  “你这话可太损了啊,沈复德本来就挺介意人家说他没本事,你倒好,直接拿刀子往人心上扎,”随叙没正形地半躺在沙发上,“采访一下,是不是蓄意报复?”
  
  “人在盛怒之下,比较容易露马脚而已。”傅展行淡道。
  
  随叙想了想,认同了这个说法。
  
  傅展行这人行事向来干脆果决,每一步安排都直奔目标,确实没这个闲心去损人。
  
  “不过,你是怎么发现沈复德跟徐安志勾结的?”他好奇道。
  
  “因为沈复才。”
  
  随叙想了想,“沈复德他亲哥?因为挪用公款,进去了的那个?”
  
  傅展行“嗯”了声,“几年前,我见过徐安志从沈复才办公室出来。今天让沈鸣一查,徐安志是沈复才招进来的。”
  
  “服了,你的脑子是什么高清记录仪吗?”随叙目瞪口呆。
  
  傅展行在文件上签下一个名字,忽然问,“几点了?”
  
  “两点半,怎么了?”
  
  “要去趟申城。”
  
  “申城?”随叙一下子来了兴趣,“不会是要去见裴小姐吧?刚好,我也有事要去。”
  
  ---
  
  这阵子,裴母一直念叨,要请傅展行上门作客。
  
  裴奚若大概知道缘由——她回申城不久,唐嵇玉就到这边大学做讲座。
  
  这位二伯母专程来了裴家一趟,言语间,毫不掩饰对裴奚若的喜爱,还侧面印证了她和傅展行的感情。
  
  这对于裴母来说,无异于天上又砸下一个惊喜。
  
  本着展现丈母娘热情的心,她坚持要求裴奚若将傅展行请上门来,“若若,人家家里都这么喜欢你了,我们不能没礼貌。何况我只见过小傅的照片,还没见过本人呢。”
  
  连一向不八卦的裴父,也在一旁附和。
  
  裴奚若只好答应,还扭得颇为娇羞,“那我问问,不知道他忙不忙呀。”
  
  好似之前的不愿意,都是为他着想。
  
  这天傍晚时分,裴奚若和裴母一道出现在机场。
  “这么多人呢,”裴母略略皱眉,“若若,你小心,不要将人看漏了。”
  
  裴奚若的台词张口就来,“怎么会呀,我可是每天都看一遍他的照片呢。”
  其实,她回申城这十几天,一直在四处浪,早就把他忘到了九霄云外。
  
  裴母笑了笑。
  年轻人嘛,肉麻一点,也可以理解。
  
  等了一会儿,不远处,走来两个身形颀长的男人。
  
  裴奚若还在看手机,裴母轻轻拍了她一下,催促道:“还玩手机?快去呀。”
  
  来了吗?
  
  裴奚若抬头,一眼看到不远处那气质出众的两人。她作出十分欣喜的模样,朝那边走去。
  
  走近了,才发现不妙。
  
  他们一个穿黑色西装,一个穿深紫色,面容俱是英俊非凡,旁人或许能瞧出显而易见的差异,但对裴奚若来说,第一眼没认出来,就等于没戏——过于长久地盯着一张脸看,五官反而会被割裂开,一会儿看这个像,一会儿看那个更像……
  
  更不巧的是,他们左手腕居然都空空如也,谁也没戴佛珠。
  
  裴奚若顿时迟疑,只觉一道难题摆在眼前。
  
  傅展行。
  到底是哪一个?
  
  
  她不要做傅展行前妻。
  她希望自己永远是裴奚若。
  
  “傅先生,你这话一定是在开玩笑。”她干笑两声,开始给自己找台阶下。
  
  “那要看裴小姐是不是在开玩笑了。”
  
  “……”裴奚若翻了个白眼。
  
  这男人的风格还是一如既往,不将她呛回去就不舒服似的。
  
  怕他胜负心太强,真将婚事高调抖落,裴奚若决定认怂,“我当然是开玩笑了,你看今天也这么晚了,不如我们忘了这个话题行吗?”
  
  说完,自己也有点心虚——明明是她起的头,却也是她先求的和,似乎确实不讲道理。
  
  他会答应吗?
  裴奚若心中一阵忐忑,忽然急中生智,很有内涵地说道,“当然,你要是实在‘不行’我也没办法。”“当然你要是实在‘不行’我也没办法!”
  
  傅展行:“……”
  
  电话那端,沉寂了片刻。
  裴奚若眨了眨眼,“傅先生?”
  
  人呢?被她的黄/腔吓跑了吗?
  
  好在下一秒,男人开了口,声线很稳,看不出被吓过的样子。
  “可以。”
  
  裴奚若忽然想笑。
  
  他是故意避开了“行不行”的字眼吗?
  这和尚,有点纯呀。
  
  ---
  
  一转眼,八月尾声将至。
  
  往常这个时节,裴奚若都在世界各地飞。半是工作需要——画家么,灵感用多了总有枯竭的时候,需要接触新鲜事物。半是为了避暑,夏天,她偏爱往挪威、瑞士、俄罗斯这些地方跑。
  
  可今年,却被婚事给绊在了原地。
  
  不能往外跑,她干脆在家宅了起来,每天妆也不化,穿居家服,在画室一待就是大半天。傍晚时分,才会和简星然出门游泳。
  
  就这么规律地过了二十来天,便到了傅氏一年一度,中秋家宴的日子。
  
  裴奚若作为新成员,自然收到了邀请,傅展行提前打了电话告诉她,自己会路过申城,将她捎回去。
  
  这就属于“必须配合”的情况了。裴奚若扔下铅笔,将扎着的头发放下,换掉白t和卷边牛仔裤,上车时,一下就从朴素的人民艺术家,成了眼角眉梢都飞着媚意的狐狸精。
  
  “走吧傅先生。”她刚完成一件很满意的作品,估计可以卖高价,心情好,看什么都顺眼。
  
  傅展行倒是因为这过于轻快的语气而朝她看了眼,以为她又有什么花招。
  
  他不知道,裴奚若吃了上次的败仗,这回并不敢轻易挑衅,接下去一路,都本本分分,安静如鸡。
  
  两人到达傅家老宅时,天色尚早。
  
  先是拜会了傅老爷子,老人家已经八十二高龄,精神却依旧健朗,说起话来,虽算不上声如洪钟,却也绝对不虚。
  
  爷孙俩感情应该不错,聊了快有二十分钟,话题早已从她身上,不知跑向了哪里。
  
  裴奚若早就觉得无聊,碍于礼貌才没打哈欠。
  她一会儿看看傅老爷子,一会儿看看傅展行,时不时露出微笑,表示自己虽然一言不发,但也百分百认真在听。
  
  其实她是在研究两人的长相。
  这是出于脸盲者的一种兴趣,越是看不清,越是好奇。
  
  看来看去,得出个结论——傅老爷子可能年轻时长得不赖,可现在已经是棵老树,布满岁月的虬结。还是她身边这便宜老公,年轻英俊,更为养眼。
  
  于是她就多看了他几眼。
  
  “……对他来说,是解脱,也是赎罪。醒不过来就醒不过来吧。活到我这把年纪,也没什么看不开了。”出神间,忽而听见傅老爷子沉沉地叹了口气。
  
  裴奚若思绪被拉回来。
  怎么觉得气氛突然沉重了?
  
  下意识去看傅展行。
  
  却见男人容色冷淡,似是不愿聊起这个话题。橙色夕阳从窗子里透进来,也没给他添上丝毫暖意。
  
  直觉告诉她,他们聊的是傅展行躺在疗养院中的生父。
  
  而这一家的关系,必然不如外界传言那样美满。
  
  裴奚若忽然有点坐立不安——她不是傅展行的什么人,万一听到狗血八卦豪门秘辛,再面对他会很尴尬吧?
  
  于是,赶紧找了个理由走出书房。
  傅老爷子倒没阻拦,估计也觉得留她不合适。
  
  出了书房,才觉得这坐落于山脚的宅子空气上乘,沁人心脾。裴奚若抻了个懒腰,左右看了看,然后,随便选了个方向,在苏式庭院里边走边赏景。

结果,和傅氏七大姑八大姨狭路相逢。
  她们正在回廊中闲坐,互相攀谈、嬉笑。
  
  “表嫂?”人群中,忽然传出一道女声。
  
  裴奚若疑惑地看过去——这里能一眼认出她、并且叫表嫂的,应该就是沈思妙吧?可沈思妙态度怎会如此亲密?
  
  谨慎起见,裴奚若只笑了下,“嗯?”
  
  “表嫂,你怎么对我这么冷淡啊,我们上次不是刚见过面吗?”沈思妙过来,竟亲热地挽上了她的手,将她往一干人等面前带。
  
  裴奚若这下确定是她了,面上端着笑,手上却使了个暗劲,挣脱了她。
  
  “表嫂?”沈思妙疑惑道。
  
  “我怕你推我下水。”裴奚若笑眯眯的,嘴唇翕动。
  
  “……”沈思妙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宫斗剧看多了吧。
  
  当然,她也确实没安好心——这回廊中坐的女人,不是出自傅家,就是出自其他有名望的豪门,都是名媛闺秀。她要告诉裴奚若,名校出身,多才多艺,举止高雅,这样的人,才是傅家的标配。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新加入我们大家庭的表嫂,裴奚若,”众人谈得正欢,沈思妙突兀开口,却好似浑然不觉,“她是个网红,在网上特别有名,随便发张照片,就有好多网友评论呢!”
  
  这一手,是太幼稚的明褒暗贬。
  
  裴奚若虽没想到她这么直白,不过也没在怕的,她轻笑了下,正要开口,却有另一人先道:“若若,你来了呀。”

郑重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多谢。

上一篇

内裤被涂满了强烈春药*撕开奶罩疯狂揉吮奶头

下一篇

痛经,长痘痘,皮肤暗黄粗糙,易发胖……内分泌对女人实在是太重要了,转给女人们!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