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月护肤网

三个男人躁一个女人过程:人妻少妇湿呻吟娇喘迎合

七点多了,耿小庆站在教学楼门口,犹豫着要不要顶着书包跑回家。飞溅而来的雨滴打湿了她的长发,她虽然穿着肥大的校服,但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胸前,有一种凌乱的美感。在十五中,不对,应该说在港城所有高中生当中,这种美感只有她能营造出来。

    她站在那里,十分显眼。流里流气的男生对他吹口哨,她置之不理;看她不顺眼的女生冲她翻白眼,她也不在乎。她只关心如何早早回家,在这个不用打工的日子里,她可以多刷几套题。

    明明知道不会有人给她送伞,可她还抱有一丝期待。她等了好几分钟,冲着教学楼里张望了几次,那个人还是没有出现。

    算了,反正她从小就擅长奔跑,从这里跑回家,十五分钟就足够了。她刚下定决心冲进雨里,一把长柄雨伞适时地伸到了她面前。

    “今天不去餐厅打工?”

    耿小庆有些慌乱地摇了摇头:“今天不去了。”

    “那就回家吧,喏,给你伞。”

    他还是出现了,还带来了雨伞,耿小庆的面瘫脸上登时就露出笑容来。不过,佟童将雨伞塞到她手中,转身便跑进了雨里,破旧的运动鞋在地上溅起了朵朵水花。他身形壮硕,又长得高,活像一只修长的熊,肥大的校服也包不住他的手腕脚腕。而他头上那个破旧的书包,早就失去了遮风挡雨的功能,也就几秒钟的时间,他浑身就湿透了。

    “喂,饭桶!”

    “干嘛?”

    耿小庆高喊道:“一起走!”

    佟童回过头来,脸上还有几道趴着睡觉时留下的印痕:“不了,省得老范说我跟你谈恋爱,影响你学习!要是你成绩下降,我可不想替你背锅!”

    在一本升学率几乎为零的十五中,耿小庆可是几年难得一见的希望之光,是老师们重点呵护对象。而佟童呢?用班主任老范的话说,现在是个傻子,以后就是个混子。

    虽然傻,但佟童并不是参与打架斗殴的不良少年。为什么?虽然别人总说他的名字“娘们儿唧唧”,但只要他一抬腿,对方就得进医院。别人怕疼,他怕掏医药费。久而久之,他就成了个寂寞的高手,也成了一个安静的傻大个。

    也有人说,要是家里有点钱,他是个体育生的好苗子。可惜了,他是个连生活都很艰难的特困生。

    耿小庆不爱搭理其他男生,却偏偏跟这个傻子走得很近。虽说二人是邻居,从小就混在一起,可他们已经长大了,谁能保证不出事呢?所以,老师也不是白担心,他们精心呵护耿小庆这根好苗子,可不希望她在早恋上栽跟头。

    耿小庆聪明又倔强,从不把老师的叮嘱放在心上。佟童就不一样了,他虽然傻,但他明白,耿小庆跟他不是一路人,人家是要考大学、找好工作、走上人生巅峰的。所以,老师一提点他,他就知道要跟她保持距离了。

    可他的觉悟,在耿小庆的任性面前,总是崩坏得那么迅速。

    耿小庆又冲着雨中大喊一声:“喂,水桶!”

    “……又干嘛?”

    耿小庆凶巴巴地说道:“我说一起走,就一起走!”

    从饭桶、水桶,到铁桶、木桶,耿小庆为他起了无数关于“桶”的外号,每天按照心情随机呼唤,可以做到几天不重样。佟童的跟班们对这种行为非常不爽,发誓要让耿小庆改掉这个坏习惯,但佟童并不介意。

    原因很简单,耿小庆不光是跟他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还是他的救命恩人。所以,她随口起外号这种行为,跟她的救命之恩比起来,也就不算什么事了。更何况,要是她喊他的本名,那就意味着出了大事,反而让他浑身紧张。

    佟童没办法,只能原路返回,像个保镖一样为她撑起了伞。佟童将雨伞往她身上倾斜,她没淋着,他却淋得湿漉漉的。耿小庆瞅着他,说道:“你没必要这样,要是淋感冒了,还不得我给你买药?”

    “我身强体壮,怎么会感冒?再说,从来都是我给你跑腿,你什么时候照顾过我?”

    耿小庆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不再辩解。对于生长在贫民窟的她来说,唯有在对佟童颐指气使时,方能体会到小公主的快乐。可在佟童眼中,他把她当成过公主吗?

    应该不会吧?可能在傻子看来,她不过是“一个女的”,具体一点,是跟他一起长大的“一个女的”。

    走到宝龙广场时,耿小庆微微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阴云密布的天空,问道:“这把伞是从哪里弄来的?”

    “抢了老孙的,反正他妈妈一会儿来接他。”

    耿小庆飞起一脚,便将一块石子踢得老远:“是不是只有咱俩没人接?”

    只要一遇到不好的事情,耿小庆的口头禅就变成了“是不是只有咱俩……”,好像被全世界遗忘、被虐待的只有他俩。

    佟童还没回答,不远处便传来一声低低的“哎哟”,原来耿小庆将石子踢到别人腿上去了。看到对面那个人,他俩都感觉头皮发麻——什么叫做冤家路窄?怎么又遇到二中的张六土了?

    张六土也是耿小庆给他起的外号,人家本名叫做张垚垚。耿小庆曾说,从他的名字可以看出来,他应该是五行缺土,而且缺得非常厉害,要不谁会在名字里加这么多土?

    在港城,高中的名字似乎就决定了学校的层次,比如一二三中全是重点高中,是多少学子挤破脑袋也进不去的好学校;相比较之下,十五中就差远了。差到什么地步?耿小庆稳坐年级头把交椅,可每次联考都考不进市里前五十。

    耿小庆是“垃圾学校”里面的异类,张垚垚也是重点高中的异类。用耿小庆的话说,他就是《水浒传》里的高衙内,仗着家里有钱有权,到处骚扰好人家的姑娘。

    在说到“好人家”时,耿小庆顿了顿,很显然,自称“好人家”,她是很心虚的。

    港城并不大,高中生的圈子也就那么大。在某次做作业时,耿小庆曾跟佟童描述过,学霸圈50人就是集合A,美女圈10人就是集合B,求AB的交集是多少?

    !@#¥%&*

    对佟童来说,耿小庆的话,就是上面那一堆乱码。

    耿小庆看着呆头呆脑的他,咯咯笑了起来:“傻瓜!这两个圈子的交集,连求都不用求,只有本姑娘一人!”

    聪明,美艳,自信,耿小庆很容易在高中生当中崭露头角。像她这样的美女,很早之前就被张垚垚盯上了。不过耿小庆看不上他,说他除了有钱之外,浑身上下都冒着土气,而且是让人反感的土气。

    在这场秋雨中,张垚垚双手插兜,尽力装出一幅桀骜的样子来:“耿小庆,话说你要的手机我早就买好了,你什么时候陪我吃饭?”

    看来不是偶遇,对方是有备而来。耿小庆涨红了脸:“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少给我来这套!不会收了我的东西,就翻脸不认人了吧?”

    耿小庆最近确实换了一个淡粉色的翻盖手机,据说那款手机是在韩国很流行的“冰淇淋”,很多女明星在用。耿小庆把“冰淇淋”一亮出来,便惹得班里女生眼红了一阵。

    佟童向来对这些不感兴趣,但他还是问了耿小庆一番,她含含糊糊地说,她在数学竞赛中获了奖,手机是拿奖金买的。

    佟童一点儿都没怀疑,他也不知道竞赛的奖金有多少,反正耿小庆说什么,他都相信。但如今看来,他被骗了,耿小庆的新手机是张垚垚买的。

    耿小庆显然不想让佟童知道这个事实,高傲的她变得很窘迫,拉着佟童便要走。张垚垚却拦住了她,语气也越来越轻佻:“花着我的钱,还跟别的男人搞暧昧,你这样可不厚道啊!”

    佟童扭头问道:“小庆,你真的拿他东西了?”

    耿小庆脸更红了:“不要你管,你先走吧!”

    佟童怎么可能走?他知道耿小庆爱往钱眼里钻,但他没想到,她居然会为了一部手机向张垚垚屈服。

    张垚垚模仿着港台剧中不良少年的造型,将校服甩在身后,并用一个手指头勾住,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看起来很酷。可耿小庆还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并把手机掏了出来:“这手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连用都没用过,还给你就是了。”

    “我怎么知道你用没用,你还给我有什么意义?”张垚垚的耐心逐渐丧失,语言逐渐粗鄙:“就像一个女人,被别人用过了,那她还有什么价值?”

    “你!”

    在耿小庆听来,这话无疑是在侮辱她的妈妈。佟童都听出来了,刚想动手,却被耿小庆拦住了:“佟童,你先回家好吗?这是我和他的事。”

    “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说清楚,我才能放心啊!”

    张垚垚笑道:“我跟别人打了个赌,我能用一部手机就把耿小庆追到手。我马上就要赢了,可耿小庆却反悔了。”

    “我从来都没有答应过你。”耿小庆执拗地将手机递了过去:“我就是想逗你玩而已。”

    也不知道耿小庆是不是在辩解,但佟童却很不高兴:“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你不应该因为一部手机,就跟这种人交缠在一起!”

    “哎哎哎,嘴巴放干净点!你说谁呢?”张垚垚用手指头戳着佟童的肩膀:“跟你说话呢,你说清楚!什么叫‘这种人’?”

    佟童一把便甩开了他的手,张垚垚甩了甩手腕,啐道:“果然有两下子,力道还真不小!”

    耿小庆生怕二人打起来,还想着劝佟童一番,张垚垚却嘲讽道:“佟童?要是光听你的名字,我还真以为你是个女的呢!听说你打架很厉害?可是你不敢打吧?要是把贫困补助给打没了,你就得喝西北风啦!”

    佟童的眼神瞬间就变冷了。

    张垚垚却夸张地大笑了起来:“哟,你们看,这家伙瞪我呢!”

    佟童尽量克制自己:“我答应过我奶奶,以后不动手。”

    “哈哈哈哈,谁认识你奶奶?她算老几?”

    话音刚落,张垚垚的笑声戛然而止,扬手就朝着佟童的脸颊扇了过去。可佟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顺势便来了个利落的过肩摔。当张垚垚躺在地上发懵的时候,他的好朋友已经哇哇呀呀地叫着,跟佟童扭打成一团了。

    他们都是十六七岁的年纪,虽然武力值并不怎么高,动作也不见得多灵巧,但他们都把自己脑补成华山论剑的顶尖高手。胡乱打几拳,也以为自己使出的是降龙十八掌。

    发过懵之后,张垚垚才感觉浑身骨头都散架了,躺在地上“哎哟”了半天,他的朋友也无暇顾及他。无奈之下,他只好打通了他妈妈的电话,带着哭腔说,他被人给打了。

    电话那端当即传来一声嘹亮的尖叫,紧接着,一个颤抖的女声说道:“宝宝啊,别急,妈妈先报警,让警察把那小子带走!”

    当他们打起来时,耿小庆心虚地躲在了一边,她甚至想逃跑。不过,她还没拔动腿,警车就已经开过来了。耿小庆沮丧地叹了口气,心想,今天晚上注定不平静了,可能题都刷不了了。

 

 一场并不严重的打架斗殴,劝开了就行了,实在犯不着到拥挤的派出所里解决。

    可那位张同学的母亲却不依不饶,几乎在电话里吼破了音:“他打我儿子,你们要逮捕他!拘留他!让学校开除他!”

    民警老牛被吼得头皮发麻,这个女的真难对付。

    而作为一个高中生,佟童出入派出所的频率是有点高了,也不好对付。

    走廊的电视上,正播放着一则当地的社会新闻,港城知名法律人士张永明又成为新闻的主人公了,他免费帮助一位受到家庭暴力的女性打官司,为她讨回了公道,港城各界一片赞誉之声。佟童只瞟了一眼,老牛便喝道:“看什么看?看我!”

    佟童一转过头来,脸上隐隐有几道抓痕,老牛瞪大了眼珠子,也不知道他是着急还是生气,随手抄起一个文件夹,劈头盖脸地朝着佟童扔了过去:“小兔崽子,刚老实了几天,皮又痒痒了?你的时间不值钱,可老子的时间全被你浪费了!打!我再让你打!今天我就打死你!”

    佟童咬着嘴唇,一言不发,也不躲闪,文件夹把他的脸划得通红。那片红色让人触目惊心,张垚垚有点害怕了,他抓住了老牛的手,笑道:“警察叔叔,要打也别打脸。如果这小子告你一个暴力执法,那还挺麻烦的呢。”

    老牛个子不高,要打佟童,还得垫着脚,仰着脸,不一会儿便气喘吁吁。听了张垚垚的话,他虽然意犹未尽,却停住了手,打量了他一眼,说道:“你懂得还挺多。”

    “那是,我爸有不少警察朋友呢。”

    ……

    张垚垚说完,还挑了挑眉毛。很显然,这话是告诉别人,“老子背后有的是人”。

    打架斗殴的过程并不复杂,这群高中生也没人断胳膊断腿,民警同志想着批评教育几句就算了,可张垚垚的妈妈却不肯,她匆匆赶来,执意让佟童跟他儿子道歉,赔偿医药费。要是佟童不从,那就让十五中看着办。

    张母烫着一头酒红色的卷发,一袭同一色系的毛衣裙衬出了她姣好的身材,她脖子上挂着一条明晃晃的宝石项链,手腕上套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玉镯子。乍一看,她便是那种保养良好的富家太太。她看起来温和有礼,但只要一说话,眉毛就往上挑着,用眼白看人。

    佟童扬着通红的脸,梗着脖子,硬气地说:“不是我先骂的人,更不是我先动的手,凭什么让我道歉?”

    张垚垚一伙急了,七嘴八舌地说,佟童是如何把张垚垚摔在地上的,又是如何让他们身上都挂了彩的。耿小庆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低声道:“被打成那样子还好意思大声嚷嚷!”

    张母倏地把目光转向她,问道:“这位女同学,当时的情形是怎样的,你能说明一下么?”

    张母的眼白太多,像是戴了个质量不佳的美瞳,那眼神逼得耿小庆无处可逃。刚才佟童被警察狂揍,她很是替他憋屈,刚要说实话,张母却说道:“看你的胸牌,你叫耿小庆?你是十五中的?哪个班的?今年也上高三?”

    张母像放了一阵机关枪,眼睛却紧盯着耿小庆,潜台词很明显:要是你不好好说话,就别想着有高考的机会了!

    耿小庆浑身一凛,立刻摇了摇头:“他们打了起来,我特别害怕,什么都没看见。”

    那一刻,佟童顿了一下,但什么都没说。

    在上小学时,耿小庆就淡定地举报了父亲的行踪,让警察将其抓走;长大后,就算半夜遇到色狼跟踪,她也会生猛地抄起搬砖拍回去。这样的女生,居然会害怕几个高中生打架?

    张母却对这个回答特别满意,她再次看向佟童,毫不客气地说道:“你把我儿子打伤了,必须道歉,赔偿医药费,否则这事我跟你没完!”

    佟童希望耿小庆能说句公道话,至少证明不是他先动的手,但她却使劲往后退,极力从这件事中抽身。

    事已至此,佟童反而更加倔强:“我可以对我奶奶发誓,我没做错,是他先骂的我,也是他先动的手!”

    “切,你奶奶算什么?”

    ……

    佟童当即暴躁了起来,要不是周围的民警拦着,他能一脚将张母踹飞。

    张母却不害怕,乜斜着眼睛看了他的胸牌,然后拿出手机来,淡定地说道:“你也是十五中的?你叫佟童?咱也别再这耗着了,先把你的所作所为告诉学校吧!”

    听她的口气,似乎能用一通电话就将佟童开除。耿小庆急了,可又忌惮张母,咬着手指头,不知如何是好。那位叫“老牛”的警察也着急了,他的暴脾气一上来,又要揍佟童一顿。可他还没来得及发作,便听到一个女生气喘吁吁地问道:“请问,佟童在这里吗?”

    二中校服,齐耳短发,黑框眼镜,很普通的女生,也是佟童从未见过的女生。

    “我就是佟童,你是……”

    “啊~是这样,我捡到了你的手链,跟着警车跑过来的。”

    手链是耿小庆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上面还刻着他的名字。佟童向来不稀罕这些玩意儿,可耿小庆却非让他戴着。他时常装在校服口袋里,可能是刚才打斗的时候掉出来的。

    “谢谢你。”

    女孩总算喘过气来了,她刚想说“不用谢”,却看到了佟童满脸的伤痕,她惊叫一声:“不会吧?就打架这点儿事,你被刑讯逼供了?”

    ……

    老牛尴尬得直咳嗽,佟童则飞快地摇了摇头:“不是那样的。”

    女生这才松了口气:“刚才在宝龙广场见你,你都没受伤,怎么可能来派出所受伤了呢?你是正当防卫,本来也不应该打你呀!”

郑重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多谢。

上一篇

又黄高潮的文章,16晚上在学校下面痒流水想要

下一篇

她很满足大又粗_我帮娇妻找粗壮男人玩3p

相关文章阅读

网文

人妻少妇湿呻吟娇喘迎合(嗯太紧了)最新章节列表

阅读( 2 )

什么翡翠,玉石这类的宝物被见过?在首饰珠宝圈内,要说自己父亲见过的珠宝是第二,那整个簋市当中就没有人敢认第一!“爸,按您这样的说话……”青乐抿了抿嘴,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