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月护肤网

2022最热门(娇妻被两个黑人调教)最新章节列表

她有些蹙眉,站在窗口,似乎是在看外面的景色,实际上,则是在思索某些事。

    每隔一段时间,各分家都需要亲自来一趟主家,回报情况,交流信息。

    很多东西,是不能通过公用的官方频道进行联系的。

    只能当面面对面交谈。

    她作为228星银带区的总负责人,分家家主之一,这次回来,明显感觉到了某些不一样。

    以前她回来,也就是和其余分家主一个待遇,平凡无奇。

    开完会,展望未来,总家主弗兰西讲话,指派未来多少年内的家族目标。

    然后各人代表分家,出人进行灵能比拼。

    这是家族内部比拼,所以只是点到而止。

    但这一次,她回来,不光待遇是主家嫡系亲自开车接送。

    连带着对她的态度也不同。

    这些眼高于顶的主家后辈,居然比以前要谦逊太多了。

    早上开完家族大会,现在各人回到自己客房内休息。

    下午是家族内部年轻一辈们的交流会,明天则是灵能比拼。

    每次回来,都是这些流程。

    当然,比拼后的奖品也非常诱人。有对整个分家的而资源扶持,有对各人的资源倾斜,有定制的特殊殖体等等。

    大儿子卢迪这次回来,带着妻子就是为了争一争前三名的奖励。

    好歹他也从妹妹那里搞到了一些好东西。

    妹夫魏合也不时会寄一些好玩意儿过来。这些小东西对他的实战方面,提升相当明显。

    咚咚咚。

    忽地清晰的敲门声,打断了多夏利的思路。

    她定了定神,回过头。

    “哪位?”

    “我,多夏利。”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门外传来。

    声音是公公,也就是当今的家族朱组长弗兰西·萨鲁托。

    “我带小莎莎过来看看你。莎莎一直让着要见你,现在总算找到机会了。”弗兰西的语气难得的相对温和。

    “请进。”多夏利不会真的以为是主家最小的孩子莎莎,想要和她玩。

    很显然是弗兰西找她有事,但又忌讳公公和儿媳独处一室,所以才招来个小孩卡着。

    房门缓缓打开。

    杵着暗金手杖的弗兰西,一身笔挺贵族礼服,头发梳理得相当整齐,右手边,还牵了一个怯生生的短发小胖妞。

    进了门,他看了看多夏利。

    这个儿媳脾气一样又臭又硬,不过还好,这次的事,是她自己也曾经说起并赞同的。

    所以应该没大问题。

    “多夏利。我来是想和你谈谈,关于碧莲的事。”弗兰西认真道。

    “你是说....孟格拉男爵那边?”多夏利并非一无所知。

    她才来没几天,就已经听说了孟格拉男爵携子前来拜访。

    而目的...

    “孟格拉男爵独子本杰明,现在已经是成为光照三十多年时间,和碧莲极为般配.....”

    “碧莲结婚了已经。”多夏利皱眉。

    “结婚并不重要,可以离嘛,比起能让整个家族都受益的联合婚姻来看,碧莲如今的地位,完全能有更好的选择。”

    多夏利没说话。

    是的,就在前几天时间,碧莲在老师的扶持下,服用了调和药剂,成功突破到了光照。

    她没有选择声张,但家族这边还是通过认证看出了她的变化。

    “如果能和孟格拉男爵结合,对于我们整个萨鲁托来说,都将是一次质的跨越。所以...多夏利,你来叫碧莲来主星一趟吧。”弗兰西沉声道。

    “.....”多夏利深深呼吸着,“老爷子,碧莲已经结婚了。”

    “但她拜了一个好老师。不是吗?”弗兰西笑道。

    多夏利沉默下来,微微低头。

    过了足足两分钟,她才重新开口。

    “虽然我也认为碧莲现在的婚姻不是最好选择。更不认为那个魏合是良配,但....抱歉....”

    “你的意思是?”弗兰西脸上的笑容淡化消失。

    “字面意思。”多夏利平静道,“如果是很早以前,碧莲还没结婚,我可以去尝试说服她。

    但现在,她已经成家多年,我不想做这种事。换个人不行么?”

    “换个人有这么好的老师?”弗兰西反问。

    “.....那得您自己去说了。”多夏利回道。

    “你.....!”弗兰西顿时面色沉下来。一股无形的庞大灵能,压抑的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整个房间内的空气仿佛都停滞了。

    一旁的小女孩莎莎,小脸明显苍白起来,是被吓到了。

    “作为一个母亲,我很清楚,孟格拉那边到底是因为什么而要选择碧莲。他们看重的不是人,而是其他东西。

    所以,就算她嫁过去,也只会带来不幸和冰冷。

    但她现在的丈夫,两人之间才是更为纯粹的感情。我不想以后女儿恨我。”

    “他们不会这么做,不会冷漠对待一个有着强大师门人脉的碧莲。”弗拉尼沉声道。

    “是,但碧莲最重感情,老爷子想做什么,还是自己去做吧,我不愿也不想干这等恶事。”多夏利最后说完一段话,干脆转过身不再看对方。

    弗兰西气得浑身发抖,但正如他为什么会来找多夏利出面,也是因为多夏利是碧莲的母亲,只有她,才有可能说服女儿改换对象。

    可没想到,对方干净利落的拒绝了。

    一气之下,弗兰西终归还是手杖在地面一顿。

    嗡。

    整个房间一阵晃动,他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碧莲现在的婚姻只能说是合适,如果没有孟格拉男爵那边主动提起,或许他也不会起这等心思。

    但既然机会来了,如果能抓住,整个家族都能一举跃迁一个阶层。

    这对于他未来的职务能否更进一步,也有相当大的帮助。

    却没想到,事情还只是在多夏利这里,便被卡住了。

    而此时正在184星的魏合,还并不知道有人打算挖他墙角。

    他依旧还在和蕾西学习紫水晶映照法。

    这门法门确实如对方所说的,很难。

    它的难点,不是在复杂程度上,而是在抽象的悟性上。

    因为语言,文字,文化,历史沉淀,的不同。

    魏合要了解这片法门,可谓是相当困难。

    法门其中夹杂了很多信仰,神学,还有模模糊糊,神神叨叨的杂乱元素。

    而最后,具体是哪一个步骤起效果,也不清楚。

    就像一堆药材熬煮出了很浓的药汤,魏合知道这碗汤喝了能治病,但到底是其中那一部分药材组合起了效果,他就不清楚了。

    而这个领域,他也没有仪器辅助分析,只能靠自己。

    因此,在紫水晶映照法的学习下,他进度颇慢。

    而碧莲那边突破光照,让魏合为其开心之余,也让他想尽快解决这边的事,前去找她。

    夫妻长期分居可不是什么好事。

    更何况,现在他们都是光照了,也该考虑生小孩的事了。

    时间慢慢流逝。

    帝国历1325年。5月。

    184星一处有些阴暗的峡谷底部。

    魏合一身殖体,轻飘飘的悬浮落地。

    底部是一条暗河外露部分,周边乱石嶙峋,石壁宛如刀削。

    魏合落在一块河边巨石上,从身后背包中取出一个圆形仪器。

    打开仪器开关,顿时一圈无形波动朝着四周扩散辐射开。

    这是全功率信号屏蔽器,他从三个光照身上弄到的好东西。

    当初,这东西能将基地的信号搜索彻底抑制,后来就被魏合主动留下来自己用了。

    当然,他也找过技术部,排查过里面是否有后门和监控设备。

    无形屏蔽波动瞬间覆盖了周围数百米范围。

    魏合打开个人终端,尝试联系基地,发现毫无信号,顿时心中满意。

    咔嚓。

    忽地一阵短促机械声,魏合身上的殖体自动脱离身体,露出他殖体下方强壮的血肉身躯。

    魏合看了看周围,很快便在右侧石壁,找了个位置,径直走了过去。

    他拔出殖体短刀,唰的一下。

    刀影眨眼间分化出无数残影。

    只是一瞬间,他面前的石壁顿时多出了一个圆拱形的硕大刀痕。

    刀痕缓缓深化,形成一个圆拱门。

    圆拱门内的岩石自动裂成无数块,滚落出来。

    一个简单的石洞就这么一瞬间就完成了。

    魏合缓步走进去。

    一路挖,一路走。

    很快,石洞深入地下上百米,他才停下来。

    在洞内,魏合盘膝坐下。身上衣服在灵能引力作用下自动脱离。

    他此时的身躯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数以百计的紫色眼睛。

    不是人类的眼睛,而是和千目巨魔一样外形的紫色眼球。

    这就是魏合这些时间的成果了。

    对千目巨魔的血肉结构,模拟度终于到了99%,还有最后1%,魏合卡住没有继续。

    而是在等待他另一边紫水晶映照法的进度。

    经过这段时间的苦练钻研,魏合的紫水晶映照法,也不断提升着。

    这们秘法的原理,在学会后,其实可以笼统的总结成一个过程。

    那就是,将自己身体,一层层的想象成透明的紫水晶,这样的过程。

    如此,一层层的让自己透明,才能最终映照身心最深处的所有意志。

    当然,原理听起来很简单,但实际操作很复杂。

    需要各种材料,仪式,符号,外力的辅助。

    还要有对时间的安排。

    不过这些一切,都不再是问题了

魏合盘膝坐在原地,面容平和。

    因为他如今已经卡在了紫水晶映照法的第一层后期,按照蕾西的说法,就是他遇到瓶颈了,需要契机才能突破。

    这个契机,很多法师可能下一秒就会感悟突破,也可能一辈子也被卡住,无法动弹。

 



    但她会的法力法门,就只有紫水晶映照法,所以,魏合如果想要修出法力,就必须要走这条路。

    因为没有其他选择。

    “三层,分别能撬动自身三个部分的潜藏意志。血,肉,骨。”

    “可惜,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或许会慢慢来,但现在只能尽快了。”

    魏合心中叹息,迅速进入紫水晶映照法状态。

    第一层血的映照,他已经快要完成了。

    还差最后一点点,他就能彻底忘掉血,让其彻底在映照法状态中消失。

    但就是这么一点点,也卡了他好些天。

    虽然蕾西一直在说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但魏合等不及了。

    此时他感知着胸口的破境珠,控制着意念,对其猛地一刺。

    嗤!

    一丝丝清凉液体,从破境珠中逸散出来,迅速流入全身各处。

    其损耗,甚至不到破境珠的十分之一。

    而就在这时,魏合感觉自己刚刚还被卡着的映照法,现在,一下便将血彻底水晶化消失。

    “成了!”魏合心头松了口气。

    就在第一层映照法成功的瞬间,他感觉自己的意识仿佛清晰了许多许多。

    而且对身体的感知,也强大了很多。

    呼....

    一丝丝无形的波动,开始从魏合身上逸散出来。

    他盘坐原地不动,静静等待着变化。

    按照蕾西所说,突破后,映照法会将一定量的潜藏意志,转化成自己能掌控使用的表层意志。

    但这部分意志,就算能掌控,也尽可能的别去动用。

    因为这部分是维持人身体基本运转的部分。一旦乱动,可能会导致身体机能紊乱,出现问题。

    魏合也确实没去乱动,他只是坐在原地感受。

    一开始,只是有一丝丝的细微的无形之力,推动风开始流动。

    很快,这微弱的风,也开始剧烈起来。

    转眼数分钟后,气流越来越强,无形的力量汇聚在魏合身上,几乎让他身旁的光线都开始扭曲。

    一旁照明设备放出的光,宛如从笔直变成了曲线。环绕在魏合身侧。

    从最初的真劲武道,走到真血兼修,再到融合掠夺数种真血血脉。

    再到灵能修行。

    魏合一路走来,每一种修行体系,对他的意志都是一种本质的打磨。

    如果说大师姐元都子和摩多,是天生天赋极强,然后慢慢将天赋发挥到极致,所以才能走到极致。

    那么魏合如今,就是一步步将自己磨砺成了极致的意志。

    破境珠在其中,源源不断的通过突破,强行将外物融合为材料,滋补他的本体意志。

    此时如果能有灵能检测仪器在,就能发现,魏合此时的灵能,正仿佛火箭般,在飞速往上飙升。

    他原本才过20灵耳的灵能,此时在潜藏意志的部分释放下,飞速的转化成灵能。

    这一刻,魏合隐约有了明悟。

    其实所谓意志和灵能之分。

    两者其实就是一种东西,只不过静止不能动的,就是意志。

    能动的,能被控制去做其他事的,就叫灵能。

    他庞大的意志飞速转化着。

    21灵耳飞速越过。

    然后是25。

    29.

    35.

    47.

    50。

    灵能一直冲到了顶,达到光照级别的极限,才被卡住无法继续。

    只是短短片刻,魏合通过释放自己潜藏的意志,几下便跨越了其余光照们,需要许多年才能达到的灵能修行。

    而且还不止。

    就在这时,一丝丝灵能,开始自动组建成魏合之前练习过的祖印图案。

    而他之前测试出来的契合祖印。

    是虚无。

    “果然有问题。”魏合心头一凛,光是释放自身潜藏意志,可不代表能掌握高灵能。

    那种能和星渊意志对抗的高灵能,可不是普通的灵能能比。

    魏合此时感觉到了猫腻。开始全神贯注的注意着那个正在快速构建的虚无祖印。

    很快。

    无数灵能编织成淡蓝丝线,在魏合身前半空中,勾勒出一个宛如人首鱼身的粗糙图案。

    这图案就是代表虚无的祖印。

    嗡。

    虚无祖印骤然放出明亮蓝光,将整个洞内映照得一片蔚蓝。

    那蓝光越来越亮,越来越刺目。

    直到让魏合都承受不住其光芒,不得不闭上眼。

    轰隆一声巨响。

    猛然间,魏合感觉全身一阵失重。

    哗啦一下,他仿佛坠入了冰冷刺骨的水里。

    “怎么回事!!?”

    魏合努力艰难的睁开眼。

    却发现自己正身处一片深蓝色的河流中心。

    河面上方四周,是无穷的黑暗。

    只有一条深蓝色,泛着荧光的河流,不知道从哪来,也不知道流往何处。横跨在黑暗虚空中。

    而他,正被动的顺着河流往下游冲去。

    河面湍急,差不多有三十多米宽。

    但魏合原本庞大的力量,此时却根本使用不出来。

    他仿佛一下回到了小时候,回到了习武最初的弱小时候。

    他浮在水面上,眼里鼻孔里耳朵里,全是深蓝色河水。

    哗啦的声响,满眼的深蓝,是他能够看到的唯一景象。

    “这里是哪里?”

    魏合勉强踩着水,在湍急的河流里保持平衡。

    “难不成这就是星之灵河??!”他忽地想到一个可能。

    没有人回答他。

    河流前后左右,没有任何生命存在。

    有的只是湍急的水流。

    只是让魏合有些感觉棘手的是,随着他的不断抵抗,水流仿佛更加暴躁涌动起来。

    深蓝色的河水,开始从远处一点点的积攒起力量,朝他层层叠叠涌来。

    在远处还只是一条涟漪,等到了近处,便越来越大,化为了一道巨浪。

    高达五米多的巨浪,狠狠打在魏合身上。

    将他一下砸入河水。

    这一下力道极大,硬生生将魏合砸得沉入水下。

    他现在根本就是普通人状态,没法闭息,也没办法靠血肉武道水下呼吸。

    魏合疯狂挣扎着,想要向上浮出水面。

    但不经意间,他猛地动作一顿。

    看到了河水底部。

    河底,正静静躺着一具具闭眼宛如沉睡中的生物。

    他们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安静的躺在河底。

    全部的闭上眼,仿佛睡着一般,一动不动。

    其中,有手执法杖的人,有兽头人身的怪物,更有熟悉异常的污染兽。

    “这是!!?”

    留下来....

    留下来.....

    周围的河水中,仿佛有声音在轻响。

    留下来.....你将与我们融为一体...

    一个模糊的庞大意识,缓缓在河水中激荡传播。

    “什么鬼东西!!?”魏合心头寒毛直竖。

    果然,能够和星渊意志对抗的东西,都不是什么简单货色。

    星渊意志那种恐怖的污染性,都能将其净化,看来这颗星球隐藏的力量,恐怕一样的神秘强悍。

    周围那种声音还在他脑海里若隐若现。

    ‘来吧....来吧....喝下河水,你将永存于此....’

    ‘无论时光流逝,躯体破灭,终有一日,你都将再次重现....’

    那声音仿佛带着某种极强大的诱惑力,让魏合心底生出一股强烈的冲动,想要喝下河水,沉入河底的冲动。

    但他武道意志何等坚定,瞬间杜绝杂念,往上强行浮去。

    水浪也不断的拍打他,试图阻止他上浮。

    两边对抗下,魏合双臂疯狂挥舞划动。

    水浪的涌动,渐渐将河底的很多东西都卷了起来。

    魏合胡乱挥舞时,忽然抓到了一个冰冰凉凉的被卷起来的东西。

    哗啦!

    猛然间,他睁开双眼,大口弯腰喘息着。

    洞内一时间只有他自己的剧烈呼吸声。

    他看了看周围,自己依旧还在原处,还在洞内。

    周围也没有什么深蓝河流,更没有什么奇怪声音。

    从始到终都只有他一个人。

    “刚才....那应该就是星之灵河了...果然不愧是能和星渊对干的存在,果然邪门。”

    连他这等意志都差点中招,更别说其他普通人。

    魏合迅速检查自己全身状况。

    出乎预料的是,他全身前所未有的好。

    庞大的灵能,几乎快要溢出来般,在身体周围形成蓝色护盾。

    身体血肉饱满,细胞活力充沛,就像才刚刚电疗过一般。

    充满能量。

    而且....

    魏合忽然一愣。

    他的右手上,竟然正好抓着一个东西。

    那是...一张暗黄色,破破烂烂的卷轴?

    ‘你会回来的....’

    一个庞大而缥缈的意识,化为声音在魏合脑海里激荡而起。

    不知道怎么回事,魏合隐约间,似乎感觉,这个庞大意识仿佛有些熟悉....

    就像是他很久很久以前,就接触过对方一般。

    他定了定神,翻过卷轴来一看。

    上面全是一种似乎有些眼熟的文字。

    忽地,魏合回过神来,这种文字看上去弯弯曲曲,就像是一只只扭曲小虫。

    但实际上,这是.....

    “东萨伦帝国的古文字....”他想起来了。

    如今的三大帝国当空,他这么多年就算再沉迷于研究,也不可能不去了解这些。

    在很多典籍论文上,他也看到过有学者引用的东萨伦书籍。

    其中的段落文字,和眼前这种文字很相似。

    “刚才那条河流,居然能直接影响给予我实物....果然厉害....”魏合心头发毛。

    “不对!”他猛地一顿。“这卷轴,在我眼里是实物,但它真的是实物么?”

郑重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多谢。

上一篇

风流小坏蛋美妇怀了我的种_阅读

下一篇

考90分可以跟老师弄一整天/全文

相关文章阅读

网文

2022最热门(娇妻被两个黑人调教)最新章节列表

阅读( 2 )

她有些蹙眉,站在窗口,似乎是在看外面的景色,实际上,则是在思索某些事。每隔一段时间,各分家都需要亲自来一趟主家,回报情况,交流信息。很多东西,是不能通过公用的官方频道进行联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