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月护肤网

坐车一晃一晃进入/bl男男全肉高H牛奶灌溉记

 江澈把江辰抵在墙上,满腔怒火,“谁给你的胆子,你居然敢动她?”

  说完又是一拳,江澈觉得还不解恨。还想继续就被人拦住了。

  “江澈。”王平一声怒斥。

  江澈松开手,江辰跌倒在地,用大拇指擦去嘴边的血迹,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挑衅江澈。

  但很快又被他隐藏,只有江澈一人看到了。

  江辰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老师,我不知道哪里惹到江澈。他一进教室就对我拳打脚踢。”

  王平看了一眼地上的江辰,又看了眼江澈,“我先送你去医院。”

  “江澈去办公室等我。课也不用上了,好好反省反省。”

  江澈转身离开,他恨的是没多打几拳解恨。说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也好,被江辰激怒也罢,他都不后悔。

  王平接近下午才回到办公室。

  “江澈你是不是疯了,有什么问题不能好好解决,非要动手动脚。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

  “马上就要高考了,这件事会给你造成多大的影响你知不知道!”

  王平简直要被江澈气的心脏病犯了,让他参加竞赛不听,还捅出这么大的篓子来。

  “老师,我没关系。学校做出的一切处罚我都接受。”

  王平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这是学校处分的问题吗?现在是江辰的妈妈坚持报警,要来抓你,告你恶意伤害你知不知道。”

  江澈冷哼,“他也就这点本事。”

  王平不想继续和他谈下去,“你先回教室,等我通知。我已经通知过你家长了。”

  李嫚不在,江澈松了口气。江远之不会抛下工作来替他擦屁股的。

  谁料事与愿违。

  江澈被王平带到医院,江父也到了。

  “您是江澈的父亲吧?”

  “王老师你好。真是抱歉,两个孩子给你添麻烦了。”江父以父亲的身份低姿态和王平说话。

  王平来不及消化接受到的信息,两个孩子,这什么意思?

  “哪里哪里,江澈这孩子平时很听话的。只是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突然性情大变。”

  “王老师,这件事我想不必惊动学校。这是家事,我会处理好的。”

  江父给王平扔了个炸弹。

  砰,爆炸了。王平走出病房都没消化完这个消息。

  王平一走,江父态度立马转变,语气冰冷,“说说吧,发生了什么事能让你们大动干戈。”

  “爸,我好好去上学,谁知道他抽什么风。”江辰恶人先告状。

  江父等江澈的话,可他迟迟不肯开口。他不能把沈清牵扯进来,这件事关系她的名声。只能吃个哑巴亏。

  “没什么好说的,就是看他不顺眼。”

  江父抬手就要去打江澈,可看他不卑不亢的样子,悬在空中的手迟迟没有落下。

  收回手,江父直接是命令的口气,“这件事到此为止。”

  孙小茹一听不乐意的,“凭什么他打了小辰就不追究了?我儿子不是人吗?你不心疼我心疼。”

  “我要报警。”孙小茹态度强硬。

  “随便。”扔下两个字江澈就离开。

  只有江辰心中得意,那天晚上他就收到信息事情办妥了。江澈倒是挺能忍。

  他倒要看看一个被玩坏的女人,江澈还会不会要。

  顾嫣也是第一时间得到江辰的消息,沈清被玷污了。可是乐了好几天,今天看江澈的反应,更加让她确认消息无误。

  她就不信江澈会接受一双破鞋。

  江澈最终还是受了处分,留校察看。说是处分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给学校和孙小茹看,实际江父没让这件事影响他的高考。

  周六沈清一直期待江澈送来的东西。可迟迟没有消息。

  一直到晚上她才死心。安慰自己也许是他太忙了没时间。

  没有什么比满心期许落空更让人失望。沈清又想去找江澈了。

  大概上天都觉得她应该去找江澈吧,机会一下就来了。

  程芸半夜居然流鼻血了。一开始她只觉得有股温热的液体在脸上滑过,睡梦中没有在意。

  第二天起床脸上和枕头上全是血,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古代中毒七窍流血一般。还好是早上,搁夜里能吓死个人。

  “程芸,你怎么了?脸上全是血?”

  “啊?”程芸先是一愣,急忙下床照镜子。

  她也觉得不可思议,“怪不得昨晚梦里我觉得脸上湿湿滑滑的。”

  急忙拿上洗漱用品就去洗漱,脸上的血迹实在太吓人了。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沈清觉得她这鼻血流的不正常。

  程芸没把这当回事,“没事。”

  上午上课,恰好是班主任的课。程芸埋头认真做题。

 

  突然,嗒一声,一滴鲜红的液体滴在白色的卷子上。

  嗒,嗒,嗒。试卷上鲜红的液体越来越多,看起来触目惊心。

  程芸没摸到纸,是一旁的沈清及时发现给她递纸。

  捂住鼻子程芸急匆匆跑去厕所,沈清也请假跟了出去。

  本以为会很快止住,谁知道十分钟过去了,程芸还一直在流鼻血。水池中都是鲜红一片,把沈清吓到了。

  “去医院吧,你这太不正常了。”沈清说完就去找班主任请假,要和程芸去医院。

  一开始班主任以为是两人小题大做,只是想出去,可接下来程芸的出现让他信服了。

  程芸拿着一个塑料盒接在面前,鼻血一点停住的趋势都没有。

  无奈班主任下午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就想找男生陪同两人一起。

  这时候许一笙假装路过,自告奋勇。

  三人很快出校门,直奔医院。

  医生也被程芸这流鼻血的量惊呆了,急忙给她打吊针止血也顺便给她补充点能量。滴了这么久鼻血,程芸小脸惨白。

  万幸终于止住了鼻血,程芸鼻孔里仍塞着两个纸团以防万一。

  “你别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了,想去就去吧。”程芸看穿了沈清的心思。

  沈清摇头,“不行,你还在医院呢。我怎么能抛下你。”

  “行了,你快去快回就好了。这里还有他呢。”程芸特意看了眼许一笙。

  “哎呀,快去快去,回来给我带块蛋糕就好了。”

  程芸催促沈清。

  沈清保证,“我很快回来,你等我啊。”

  程芸笑着点头,“快去快回。”

  谁知道沈清刚走,程芸就想上厕所。又不好麻烦许一笙,只能苦苦憋着。

  沈清也不确定江澈在不在学校,毕竟今天周六。可她还是来了。

  一中门口,白纸黑字贴着一张告示。沈清原本只是出于好奇去看。

  看完内容,沈清心中一惊。眼泪差点滚出来。江澈怎么能拿前途去赌,这样太不划算了。

  沈清没有登记,冲进了一中。她不知道江澈在哪儿,可她就是想见他,越快越好。

  江澈在宿舍无聊,想着出来透透气,却看见了熟悉的身影,拔腿追了上去。

  “沈清。”

  听到声音沈清停下脚步,两人站在银杏树下。

  “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沈清声音颤抖,快要控制不住眼泪。

  江澈看的心疼,“我没事。别哭,我会心疼。”

  “这件事将会成为你一生中的污点你知不知道。”

  这种事被记录到个人档案,是一辈子无法消除的。沈清当然难过,江澈这么优秀的人,前途无量,怎么能被记过。

  “你怎么能这样。”沈清忍不住哭了出来。

  江澈慢慢走到她面前,“真的没事,你相信我。”

  “怎么会没事,告示都贴出去了。”沈清不相信他的说辞。

  江澈其实并不想把他家庭不堪的一面告诉她,可不说又不行。

  “他是我爸的另一个儿子,我爸不会允许他做什么的。只是留校察看,不会记录档案。”

  沈清半信半疑,“真的吗?”

  “真的。”

  “别哭了,把脸哭花了不好看。”

  沈清倔强的擦去眼泪,“才没有。”

  江澈笑了,“好,没有。”

  “你怎么出来了?”

  “我是陪程芸出来看病的。”

  沈清想到出来已经很久了,“你没事那我先走了,她还在医院。”

  两人就这样匆匆见了一面,江澈也挺满足。留校察看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

  弯腰拾起地上的一片落叶,爱惜的放进口袋。

  刚才这片树叶抚摸过沈清的肩头,有她的味道。

  程芸看到匆匆赶来的沈清,像是救星一般,“你回来了。”

  “嗯,有没有好点?”

  “好多了,你先陪我去个地方。”程芸快憋不住了。

  许一笙开口,“我也去。”

  程芸最担心的场面还是来了,面露尴尬,“我去洗手间。”

  许一笙准备起身的动作停下,“我在这里等你们。”

  程芸结束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三人顺便吃了个火锅才回学校。

  高三晚自习时间比较久,要到十点半才结束。

  班主任见三人回去,先是询问了一番程芸的状态,见她没事才松了口气。

  可程芸刚坐下没多久,温热的液体又流了出来。

  急忙捂住鼻子,程芸都来不及请假,直接冲出教室直奔厕所。

  班主任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也不管是几点,直接打电话通知程芸家长。

  这期间程芸一直呆在厕所,想尽各种办法止血,效果都不大。

  程芸走了,沈清孤零零一个人。她好像和周围的人很好,又好像不好。点头之交,算不上交心。


郑重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多谢。

上一篇

注射美容师资格证-美容师资格证怎么考?

下一篇

美容院文案范文-我是一家美容院,15周年了,有谁可以帮我想一下广告语,有创意一点?

相关文章阅读

美容护肤

坐车一晃一晃进入/bl男男全肉高H牛奶灌溉记

阅读( 21515 )

江澈把江辰抵在墙上,满腔怒火,“谁给你的胆子,你居然敢动她?”说完又是一拳,江澈觉得还不解恨。还想继续就被人拦住了。“江澈。”王平一声怒斥。江澈松开手,江辰跌倒在地,用大拇指擦